稱呼都請隨意,或是喚螢火都可以喔

這邊主要是清水,上車我我我努力看看...喜歡吃但不會寫(〃∀〃)
繁體字使用者,但文章都會先用估狗大神繁譯簡,希望能夠更容易入口
最後,感謝每一位的閱讀和小愛心哇(*´艸`*)

這邊胃口很大很雜食的,追蹤的小天使們要三思哇
。゚ヽ(゚´Д`)ノ゚。

目前主吃:
【渣反】冰哥/妹秋 冰哥九 柳沈 漠尚 七九 岳沈
【魔道】忘羨 宋曉 澄羨 薛洋 薛→曉(單箭頭)
    曦瑤 聶瑤

這邊只會放 冰妹秋 忘羨,其他CP 在子博堆放處喔。

【冰秋】秋去五年 (一)

❥冰秋

❥小段子

❥沈清秋自爆灵力后的五年间

❥洛冰河视点

❥清水


❥繁体中字版,请按我




沈清秋死了。


素白青衣轻落缓下映在眼前,仿若乘着清风轻歌曼舞,优美流转。

洛冰河伸出手把对方环抱于胸前,却被那大片的鲜红攫住视线。


「从前种种,今日一并还给你。」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沈清秋紧闭着双目,脸上的神情柔和淡然,宛若置身于酣甜的睡梦中。

洛冰河小心翼翼地用着脂腹,轻抺过对方的唇瓣,想把那份殷红全部褪去,却连自己的手心也染成血红。

手指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温热的液体慢慢冷却。

一点一点地任时光荏苒,耳边传来心脏的鼓动,逐渐加强的律动节音,世界却如静谧般停止了转动。


水牢之说,正阳剑冢,摘叶飞花。


每说一件事情,手心的力度便不自觉地加重,想要紧紧的抓住对方,怀中的沈清秋却仍旧沉睡于他的美梦里去,若置若罔闻。

「师尊......」他们所言,皆为属实吗?


我在师尊的心里,其实也占了一小片席地,对吗?





像对待珍贵的宝物般,洛冰河温柔地把沈清秋放在坐化台上。

指尖轻拨开缕缕青丝,然后再顺着纤长羽睫,慢慢滑至被染成鲜红的薄唇。

「师尊......对不起......」手心轻抚上苍白的脸庞,没有温度的触感慢慢传递而至,眉额不禁加深了几分,然后轻握上对方同样冰冷的手背。


「师尊......我错了,把眼睛张开好不好?要打要骂都随师尊处置,好不好?」

说罢,洛冰河把额轻抵在沈清秋的心脏位置,原本应该敲响着规律的节奏,此刻却是一片寂寥与渗着薄透的清凉。


抬首凝看,沈清秋那嫣红的唇角微弯,勾勒上一个好看的弧度,就跟往常一般挂上浅淡柔和的笑靥。

靠近那白皙的脸颊倾身弯腰,想要掠夺那份赯红色的甘甜,却被那绕在鼻息间的铁锈味拉回神。

洛冰河深遽的双瞳抺过一丝焰红,似在压抑着那份燥动。

「不可以......师尊会生气的。」


敛下透红的潋滟双眸,再次张开已是清澄透澈的黑瞳。

定睛凝眸着眼前的沈清秋,指腹来回抚着那依旧柔软的唇瓣。

倏然,在洛冰河的脸上,勾划上一个优美的邪魅笑颜。

「如果惹师尊生气的话,是不是就会把眼睛张开呢。」语毕,低头轻吻上那艳红薄唇,锈味瞬即充斥于空气中,想要获取更多的馥郁沁香,却只有丝丝的苦涩甘甜。


过了半响,才慢慢退开身子,似是留恋般一直注视着身下的人。


「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师尊......」




评论(22)
热度(174)

© 螢火落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