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都請隨意,或是喚螢火都可以喔

這邊主要是清水,上車我我我努力看看...喜歡吃但不會寫(〃∀〃)
繁體字使用者,但文章都會先用估狗大神繁譯簡,希望能夠更容易入口
最後,感謝每一位的閱讀和小愛心哇(*´艸`*)

這邊胃口很大很雜食的,追蹤的小天使們要三思哇
。゚ヽ(゚´Д`)ノ゚。

目前主吃:
【渣反】冰哥/妹秋 冰哥九 柳沈 漠尚 七九 岳沈
【魔道】忘羨 宋曉 澄羨 薛洋 薛→曉(單箭頭)
    曦瑤 聶瑤

這邊只會放 冰妹秋 忘羨,其他CP 在子博堆放處喔。

【冰秋】秋去五年 (三)

❥冰秋 (洛冰河视点)

❥小段子(字数少,小私设有)

❥沈清秋自爆灵力后的五年间

❥偶尔让冰妹耍个帅

❥小冰河又来串串场

 

 

❥繁体中字版,请按我 (plurk paste)

 

 

 

微风轻送,吹落片片苍翠竹叶。

竹枝敲着清脆悦耳的音调,萦绕散落于竹林间,远近而至,彷若为洛冰河的到访而奏起乐章。

踏着石级缓步而上,熟悉不过的场景仍不禁令他漾开笑颜。

不同于竹舍的宁静清雅与蕴着清淡墨香的书卷气,后山这边只有零声的鸟鸣与徐徐轻风。

 

洛冰河敛下眼帘,仍旧阔步而走,细细倾听着这大自然所演奏的乐曲。

倏然,不远处似传来些许争吵声,那方向正是他要前往的目的地。

洛冰河带着一丝不悦,屏息凝神地慢慢靠近。

 

「还留着这干嘛!毁了罢!」语毕,明帆立即口念剑诀,把眼前的厚重石块劈开成半。

看着瞬间倒下的石碑仍气不消,再次召唤剑诀,把眼前被整理过的山泥沙丘一次又一地给炸开来。

「师尊...师尊会不高兴的......」甜软的声线如银铃般轻吐,划过那响彻不断的噪音。

 

明帆听罢,停止了动作,重重地叹了口气后,把剑回召。

「小师妹,事到如今妳仍偏着那小畜生?」

「我、不是......」宁婴婴说话的声量渐降,句末的话语几乎咽进肚子里去。

「那就由妳亲手毁了吧、」顿了顿,明帆指着地面露出一角的锦锈木盒,接着道「正阳剑。」

如此重任,宁婴婴一时来不及反应,只是瞪着分明的双瞳恍神。

然而身后的十多名师兄弟,却不约而同地说着相同的话。

 

「没错!毁了吧。」

「那白眼狼的东西,没资格留在我们清静峰里!」

「那我们可以...还给万剑......」峰啊!

宁婴婴还是没勇气把话说完,只得一步一步...踏往那个原本被泥土淹没的小木盒。

 

宁婴婴才刚小步踏出,肩旁便落下一清竹嫩叶。

抬首而视,整片竹林盘桓散落着数不尽的青叶,似随风缓下又似乘风而起。

 

风过,竹叶起舞飘澪,下刻却急速而坠,四周呼叫声亦随之而起。

宁婴婴回过神来,只见身后的师兄弟已然倒下了一半。

「师尊!」

「是那个小畜生才对。」明帆抺了抺脸颊上的血,再凝视手中残留着紫黑雾气的竹叶。

 

「各位师兄还有宁师姐好。」低沉平稳的声线于过份幽静的林间溢出,温润的嗓音似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笑意。

「你还有胆子踏进清静峰来?」明帆差点要咬破唇,一字一句都充满着忿怨,恨不得立即就把人跟那块石碑般,砍成两半。

「我只是来取回,属于师尊的东西。」语落,洛冰河便踏往宁婴婴的方向。

他所指的,属于师尊的东西显然易见。

 

「师尊早已说过还给你,你还有颜面师尊前、师尊后!果然是个小畜生。」明帆用灵气把手中的残叶撕碎后,立即右手画诀,把剑指往洛冰河的心口。

玄黑的衣摆挥落而下,四周又再次漫起片片竹叶,眼前的银剑亦随即哐啷着地。

「师兄们若再多走一步,这些竹叶便会从各位的动脉而入。」原本缁黑如镜的双瞳,现在只余下艳红色彩,连方才的和煦笑颜也不复在。

 

跨步走过宁婴婴身旁。然后蹲在、被损坏得不堪入目的剑冢前。

黛黑的华衣锦缎织着上等的金丝绣线,过长的衣摆落在肮脏的泥泞上,洛冰河却没有半分怜惜。

伸手,逐点地把已经松软的泥土翻开,原本修长好看的十指都沾上泥垢,然而洛冰河仍不在意,且小心地翻找着。

 

位于后方的清静峰弟子都噤声而视,并不是畏惧那弥漫于身旁的竹叶,而是不解洛冰河的举动。

明明指尖都不需要动半分,正阳剑即可为洛冰河的襄中物。

 

「你这流着肮脏的血的小畜生,别碰我们清静峰的东西!」明帆没有细思便把话破口而出,只是不想让这个人随心所欲。

明帆顾不上四周的繁叶,一脸赴死的心,左手划过暴击,右手成诀再次把攻撃直往洛冰河眼前。

第二次,银剑落地,暴击亦被洛冰河偏头而过。

 

「这个,我就带走了。」回首,洛冰河挂上一个灿烂的笑容,像是拿到了心爱的宝物般,没理会一身的脏泥,只是紧紧地把锦盒抱在胸前。

 

师尊当年一定也是这样,慢慢地用双手把正阳剑给埋在泥土下。

现在,他不过是仿着师尊的身影,一点一点地重现眼前。

抬眸,看着那耀眼的金色光芒,好像有些目眩刺眼,眼角也不自觉地滑下温热的水珠。

 

不知道,当年的师尊是否跟自己一样,被这过份夺目的光线映照而落下泪水。

 

 

「师尊,请问什么样的剑才是好呢?」少年眨着那清澄的黑曜双眼,略带稚气的脸庞却说着不相称的认真话语。

沈清秋把扇子轻摇,几缕青丝亦随风而动,轻拂过那白皙的脸颊,似再添几分的淡雅温柔气息。

洛冰河看着眼前的沈清秋恍了神,听见那温和轻柔的嗓音响起,才回过神来。

「集天地灵气一身的剑,为佳。然而用得上心,方为上佳之剑。」

 

「弟子愚昧,请问用得上心,意指何为?」

「剑也是有生命的,你意欲于它,然而它不一定为你所用。比方说各峰所觊觎的正阳剑,至今仍无人能夺。」

「为什么呢?」

「因为它、无意任人驱使。」

 

「正阳剑...很厉害的吗?」

「各峰派都想得手,你说呢?」

「师尊也想要吗?」

「并没有。你只需要量力而为之,挑选自己合适的剑便可。」

「弟子知道,然后定必勤加锻练,把天下妖魔都杀尽。」

 

语落,于洛冰河头上似倾落几声低柔笑声,然而当他把头往上抬时,沈清秋的脸颜只是同往常般,泛着浅淡的笑意。

「剑也不一定为杀戮所有,它也可以用来保护重要之人。」说罢,沈清秋宠溺地把手轻放在洛冰河的头上,并漾开淡淡的笑靥。

 

「弟子明白了。」

洛冰河的黑眸睒睒,带着认真的神情,续道「那以后就让弟子保护师尊。」

沈清秋原本摇着的纸扇停了下来,低眸凝看着眼前长高了不少的孩子,微微一笑。

「好,为师就等着。」

 

 

那是他为之所用之剑,也是他为保护他重要的人,所用之剑。

 

说正阳属师尊所有,也不为过。

 


评论(30)
热度(140)

© 螢火落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