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都請隨意,或是喚螢火都可以喔

這邊主要是清水,上車我我我努力看看...喜歡吃但不會寫(〃∀〃)
繁體字使用者,但文章都會先用估狗大神繁譯簡,希望能夠更容易入口
最後,感謝每一位的閱讀和小愛心哇(*´艸`*)

這邊胃口很大很雜食的,追蹤的小天使們要三思哇
。゚ヽ(゚´Д`)ノ゚。

目前主吃:
【渣反】冰哥/妹秋 冰哥九 柳沈 漠尚 七九 岳沈
【魔道】忘羨 宋曉 澄羨 薛洋 薛→曉(單箭頭)
    曦瑤 聶瑤

這邊只會放 冰妹秋 忘羨,其他CP 在子博堆放處喔。

【冰秋】秋去五年 (四)

❥冰秋 (洛冰河视点)
❥小段子 (小私设有)
❥沈清秋自爆灵力后的五年间
❥洛冰河有点酷有点黑 (仍是冰妹)
❥情景描写多,对话少



❥繁体中字版,请按我 (plurk paste)


零星烛火被安置在精刻的石笼里,沿着石墙两侧延绵点燃。微弱火光溢出雕花纹案,光影随风轻泄映照落各种兽皮上。
玄黑的衣摆泛着几缕金色辉煌,再点上淡雅莲花图纹,一直攀伸至宽阔的衣摆上。
洛冰河右手轻揢在下颌,衣摆沿着手腕滑下几分,略显苍白的皮肤映衬着缁黑淡花的服饰,令他带着半分邪魅气息。

略长的羽睫半垂,底下的黑瞳慢不经意地,看着眼前被纱华铃找来的修士们,一个一个地被送着入笼子里去。
有些人在破口大骂,有些人害怕得瑟缩起来,有些人则凛然而立,没有反抗之意。
洛冰河看得有些无聊,身边的漠北君也如往常般,垂下眼帘打盹去了,也无心理会纱华铃找了哪些门派修士。
不过是引子之用,随便哪个都行。
正想要挥袖离场时,一把娇柔的声线响起,想要阻止洛冰河的离席之意。

「君上,属下有一份小礼物要送您的。」纱华铃一身轻纱罗衣,红色的纱幔缭绕着那白皙的肤色,她每次的举手投足,薄纱都若有似无地落在她的胸口、腰间与大腿。
银铃声亦此起彼落地敲着清脆铃音,回绕着这偌大厅堂。
一声声的铃声,若隐若现的轻幔纱衣,刻意的摆弄身姿,着要人迷失心神,然后倾醉于她。

可惜,洛冰河视若无睹,只是冷哼一声示意人赶紧呈上。

见状,纱华铃艳丽的唇轻弯,一个旋身,长纱红幔若凝于空中曼舞飞扬,铃声渐远。
半刻,只见她带着个被绳索绑着的人,满不情愿地被强拉至大厅中心。

「这人,正是属下要献给君上的。」纱华铃笑得很甜,还发出几声嫣然笑语,然后围着那个人左转右转,要洛冰河再多看个两眼。
脚下的银铃随着她的轻步,再次牵起连串铃声,一直回响于厅堂中。
不知道是不是铃声过于繁扰,洛冰河的眉额轻蹙着。

尽管烛火微弱映落,洛冰河仍清晰瞥见那个人的容颜。
原本清澄的黑瞳瞬间褪成殷红,握着椅柄的指节也逐渐加重力度至泛白。
过了半响,洛冰河才缓缓地走到那个人的身前,伸出手紧掐着那人下颔,逼使对方抬头与之对视。

十成相似。
与他日夕相对、每夜相拥而眠的那个人,有着十成相似的脸容。

洛冰河不自觉地收紧指腹,眸子里的艳红熠熠流转,紧盯着眼前的人,不愿移开视线半分。

「欺师灭祖,逼使自己的师父自暴,果然只有魔界之徒做得出。」被捆着而处于下风的男子,却没有半点怯惧之色,倒是凛然地睨视着眼前的洛冰河。
男子被人抓来后,先是被那妖女于自己的脸庞上左弄右修,再脱下自己的衣装,换上一身淡雅的苍穹山派服饰。
偏头细看眼前这个、人人喊打的魔界叛徒盛怒的神情,不用多想,现在的自己一定是被那妖女,装成清静峰峰主的模样,好让眼前人再一次下痛手,杀个痛快。
男子愈想就愈觉得自己倒霉,若被困于笼子里去,还有着一线生机想着哪天能逃去。
现今的模样,怕是待不上三刻,便身首分离吧。

洛冰河听见男子的话语,半瞇着暗红的双眸看着眼前之人,然后启唇道「闭嘴。」
他清楚得很,这个人不是他朝思暮想之人,然而看着这个人的容颜,仍不禁要沉醉于再次相逄的喜悦里。

不一样、师尊不会这样说的。

男子听罢,冷笑几声,无意听令于这个魔界之主,也顾不上被人掐得隐隐发疼的下颌,启着唇,续说着明知会惹怒这人的话语。
「夺尸身、抢修雅、更不惜毁自己的配剑。当年你师父为你而立的剑冢,连同竹林也被你弄得一片狼藉,昔日的同门恩师之情,也不过如此罢了。」
死期已临在眼前,何不畅所欲言,讲个痛快?
「不谙昔日恩情,魔道之人果真是冷血无耻。」

「闭嘴。」
不要用这张脸,说这种话。

洛冰河低沉的声线划过冷凝的空气,几道无形的冷风如剑刃般,打落在墙边的兽皮上,更有几发打落在纱华铃的轻纱曼衣上,还有、原本应该是捆着男子的绳索上。
男子重获自由后,立即手画剑诀,本被没收的配剑立即承召而来,银白的剑尖直抵往洛冰河的腰腹位置,剑身没入了一半,直至鲜血沿剑刃流淌而出,众人才回过神来。

洛冰河被刺了!

各人包括笼子里被抓来的修士们,面面相觑了个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们从没想过眼前这个魔界之主,轻而易举地就被人捅伤。

洛冰河摸了摸腰腹间的温热鲜红,仍无意把这利刃取出,任由它遂点地侵蚀着自己的内藏。疼痛感没有使他清醒过来,反而一直、一直凝眸着手心里的红。
彷若似曾相识的情境,仍是那份痛感,仍是那片殷红,如映浮影重现眼前。

即使明了这人只是个容貌相似的复制品,仍是不忍心伤害他半分。

「师尊……」
脱口而出的话语溢出唇边,看着地上的深红,好像连那人所站之地也染成触目赤红,也好像能听见对方闷哼一声,响应自己。

抬首而视,对方唇瓣已抺上血红色的液体,一滴一滴地顺着唇边滑下,然后染落在铅灰色的地面。
洛冰河的双瞳彷若染上那份鲜红,红瞳深邃直视着眼前的人。
由唇、脖子,最后停落于那人的胸口位置。

一把纯黑的冰剑停落在男子的胸口位置。
漠北君见人刺伤了洛冰河,二话不说立即召唤自己的冰剑,给予那人致命的伤害。

男子没有因为疼痛而纠结眉额,倒是漾着绚丽的笑颜,再慢慢地把眼帘合上,然后倒在地上动也不动。
虽然男子没有说话,但那抺笑容于洛冰河脑海里挥之不去,好像在说着「是你、再次杀了我。」

洛冰河站在原地良久,仍不见他有任何的举动。
他身后的小魔跟修士们却交头接耳地,讨论着眼前这令他们一颥雾水的情况。

「刚刚,那个洛冰河是不是召唤了冰剑,杀了那个人呀?」
「看不清楚呀,他有念剑诀吗?」
「可能他连剑诀都不需要吧,毕竟是魔族之子……」
「那个人…是不是苍穹山派的人?看看那身衣服!」
「真的...是说,那个人是不是跟清静峰峰主有点儿像呀?」
「好像是欸!怕是那个人跟沈峰主有几分相似,惹怒了他而下杀意吧。」
「唉、那个人当真倒霉。」

倏然,于偌大的厅堂起了几道罡风,把厚实钢铁铸造而成的笼子,砍成几份。
被困住的人逃的逃,死的死,小魔们又立即把逃走的人捉回来,场面混乱。
纱华铃想走上前看个清况,毕竟那个人是她找回来的,未料只小挪一步,脚下的银铃声起,她眼前的地板瞬即裂开。
纱华铃暗自侥幸,自己没再多走一步,不然那一记罡风可是正正打落在她的身上。

洛冰河还是没有消气,抬手挥落,他两旁的石壁随即多了几道裂痕,连带安置烛火的石笼也被撕裂成碎。
炸裂声从没间断过,杂乱无章的攻撃由洛冰河的四方而出,也不分敌我般把冷风打在四处逃窜的人身上,最后甚至召唤出心魔剑,把整个赤云窟都染成血红,才慢慢停手。

彷佛要把赤云窟都屠净,才气消。

曲终落幕。
纱华铃偷偷地再次靠近着洛冰河,只见对方没有半点温度的神情,如抺寒霜,要拒人于千里;然而焰红的双眸流转,脸颊也染上鲜红,似强压着仍要嗜血的冲动。
良久,洛冰河手握着心魔剑往下而挥,沿着剑刃所划之处,渗出浓厚的黑色雾气,然后凭空形成一道裂痕并慢慢展开。
洛冰河踪身而跃,走进了两界裂口的连接空间后,入口便瞬即关闭起来并随风消散。

纱华铃深呼吸了一下,有种死而后生的感觉。
漠北君只是茫然地看着这个烂摊子,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侥幸逃命的小魔则慢慢地走出来,再默默地清理现场。


「我们要再去抓些新的修士回来吗?」小魔A指了指旁边被损毁堪不笼子说道。
「不用了吧,君上大概把那多余的魔气都发泄出来了。」小魔B又指了指眼前一片凌乱的场面。
「哦~那下次君上也跟刚才一样发泄出来,那我们就不用东奔西跑的抓那些修士吧!」
小魔B忍不住给小魔A一记白眼后,没有说话,努力地拿着抺布用力地抺抺抺,再道「再来一次的话,恐怕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
「嗯!君上真的好厉害啊!」小魔A一脸崇拜的表情洋溢,小魔B忍不住又是一记白眼。





洛冰河跪在坐化台旁,垂眸凝看着眼前似抺上温和笑颜的人,很久、很久……
伸出手,想轻抚上那白皙的脸庞时,却瞥见自己的手心染红了一片。
他不想师尊被自己弄脏,只好把揢在半空的手收回来,再盯着眼前的人看。

「我刚刚遇到了跟师尊容颜相似的人。」温润的声线划开冷彻透凉的幻花阁,为原本寂静凄清之地添上一些温和音色,但仔细聆听,说话之人的嗓音似微微颤抖着。
不知道是因为此地过于寒冷,或是他在抑压着自己不稳的情绪。

「我把他错认为是师尊了……」洛冰河愈说下去,声音便愈益颤抖。
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安静地看着沈清秋的神情,见对方仍是漾着温柔的笑颜,没有任何动怒之意,洛冰河才稍稍放心,接着说。

「他说了好多,师尊不会说的话。」眸子里的焰红已慢慢回复至清澄黑瞳,神情逐渐缓和起来。

「没关系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说罢,洛冰河努力地扯着一个微笑,好像要讨沈清秋喜欢般,自己又立下一功。

「我不会再认错师尊了。」这次,洛冰河没有理会自己手上的鲜红,紧紧地握住沈清秋的手,抵在自己的唇边,轻落下一吻。

「师尊一直都在我的身边、」
不过是睡着了,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评论(12)
热度(139)

© 螢火落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