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都請隨意,或是喚螢火都可以喔

這邊主要是清水,上車我我我努力看看...喜歡吃但不會寫(〃∀〃)
繁體字使用者,但文章都會先用估狗大神繁譯簡,希望能夠更容易入口
最後,感謝每一位的閱讀和小愛心哇(*´艸`*)

這邊胃口很大很雜食的,追蹤的小天使們要三思哇
。゚ヽ(゚´Д`)ノ゚。

目前主吃:
【渣反】冰哥/妹秋 冰哥九 柳沈 漠尚 七九 岳沈
【魔道】忘羨 宋曉 澄羨 薛洋 薛→曉(單箭頭)
    曦瑤 聶瑤

這邊只會放 冰妹秋 忘羨,其他CP 在子博堆放處喔。

【冰秋】秋去五年 (五)

❥冰秋

❥小段子 

❥ 梦境世界again,小私设有

❥日月露华芝的师尊

❥跟原剧情接上轨道了,只能写写内心小世界

 

 

❥繁体中字版,请按我 (plurk paste)

 

 

 

「我应该警告过妳,不准打这张脸的主意。」

 

洛冰河的声线于漆黑寂静的夜,更显冰冷如霜。

银月微光洒落,只见他不愠不怒,然没有温度的神情却令人不寒而栗。

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眼前与沈清秋八分相似的容颜,眸子瞬即褪成焰红,额纹红光流转,似下刻便要倾出魔气夺眼前人的性命。

 

压抑不住的情绪使天魔血顺势运行,化成了更多幼细的扎针,于沈清秋的体内四行流窜。

无意理会纱华铃要脱罪的说辞,只是专心盯紧着那个人的一举一动。

倏然,鲜红色的液体染落了那人一身,黑色的雾气也瞬即围绕在洛冰河的四周。

 

那个熟悉不已的脸颜,抺上了夺目的艳红,似乎为洛冰河带了不少的冲击。

 

心魔剑一直发出鸣声喧示着,彷佛下刻便要出鞘而战。

洛冰河一手放在剑柄上,轻抚着心魔剑那战栗不已的魔气;然天魔血受到洛冰河强烈的魔气牵引,加速了运行。

 

冷静一点,这个人不是他的师尊。

 

 

沈清秋刚擦拭着唇边的血,强烈的姨妈痛又一阵袭来,他痛得单膝蹲下,以剑支撑着快要倒下的身驱。

他会不会成为第一个,姨妈痛到晕的男人啊?

意识逐渐远离,直至听见圣陵之说,姨妈痛好像才稍微缓了下来。

沈清秋睁开因疼痛而蕴着氤氲水气的双眸,看了看那一身黑的男人,伴随着冷漠低沉的寒言说令,君王之气尽显于前。

金兰城和水牢之时,还带有半分的温度笑意,现今的洛冰河、

 

他觉得有点陌生。

 

沈清秋还没回过神来,一袭玄黑便映落眼前。

银牙光芒点落金线绣花,使他有些目眩,看不清眼前人蹙紧着双眉,带着一丝苦涩的神情。

心口位置渗透着凉意,下刻魔气便充斥着全身,被掠取了大半的灵力后,身体终于支撑不住,要往后倾倒。

没有想象中的疼、也没有想象中的天旋地转,倒是腰间一阵温热.

低头,只见对方的手正搂着自己的腰。

正当沈清秋觉得洛冰河还有点儿良心时,刚回流的灵气又被夺走了一半。

 

哦、会错意了,原来洛冰河还没有吸够,捞起了他再吸个饱。

 

胸口的冰凉消散后,那放在腰间的手才慢慢退开。

反正他也逃不掉,有必要一直抓住他的腰吗?

抬首,望向那修长的身影,微光映照不清那人的脸庞,只听见对方冷笑一声,接着说「别让我看到他用这张脸。」便转身离去。

那瞬间,沈清秋彷若看见那人泛上邪魅狂狷的笑颜、

 

那是他不曾看过的笑容。

 

 

洛冰河有些纳闷自己刚才的举动。

明知道这个人不是师尊,却为染了一身血的他而心疼不已。

本打算自己亲自动手,抺掉这个相似的人,却没想到他的灵力比想象中强,不管夺去多少的灵力还是源源不绝。

看见他要倒下去,下意识便是伸手一捞,不想他受伤。

方才一捞,发现了对方藏在腰间的纸扇,又想起了那人执扇轻摇的温柔身影,使他有点出神、忘了把手收回来。

 

「师尊……你回来了吗?」

洛冰河用力地摇了摇头,停止了这可笑的想法。

不对、他跟师尊承诺过,不会再认错了。

 

他的师尊一直都待在他的身边,从没离开过。

 

 

青林翠竹,童言稚声在耳,熟悉的情景一次又一次地映在眼前。

但此时,却多出一人站在洛冰河的眼前。

大概是今天遇见了那个与师尊相似的人,令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下意识地创造多一个师尊出来。

 

「会做梦,也是好的很。」

至少他还可以再见一次,不一样的师尊.

尽管对方仍是对他不瞅不睬,也不错。

他看得入神,不想把视线从这个梦境产物移开半分,任时光荏苒,想把对方的一颦一笑印进脑海里。

 

虽然他知道梦里的师尊,从来都不愿分一点笑颜予他。

 

「师尊,你和我说句话。」

不自觉地说出口的话语,会不会有些痴心妄想?

一句也好,他希望对方会顺随着自己的奢想,如同往常般,挂上柔和的笑颜、对自己说「好啊。」

 

洛冰河以为自己听错了。

刚刚师尊,是否对他说好?

 

眼底的焰红一闪而逝,带着疑惑的神情望着眼前的沈清秋。

打量着这个他创造的出来的师尊,碓与以往的外表神韵无异,却又添了几分柔情温尔。

还没来得及细想、这个跟以往的师尊有哪里不一样时,对方又再次启口与自己说话。

听罢,洛冰河半瞇着双瞳,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慢步走近至对方的身前。

垂眸细察,只见对方仍是温柔的神情,且直视着自己。

 

与以往爱理不理,径自离去的师尊大不相同。

 

洛冰河忍不住再往前一步,鼻息间的距离彷若淡淡清雅竹香扑面而至。

他伸出的手,有些颤抖着。

他怕他会再一次的失望,他怕他再一次的奢想期盼会落空。

然而,他还是紧紧地抓住了、对方那比自己有些纤幼的手腕。

 

他抓到了。

并不是预期中的幻影。

 

他立即抓住对方的另一只手,怕对方会再次逃离自己的身边。

低首,攫住了对方的气息,温暖的触感于唇瓣间漫延开来,轻啃着属于那人的淡香柔软,再把对方拉过来,紧紧地纳入怀里。

又是意料外的一踼,不过他却甘之如饴。

 

因为他找到了、属于他的重要宝物。

 

洛冰河把对方困在青竹与自己的双臂之间,不愿意这人离开他半步之内。

低首,再次掠夺那份甘甜,有些凌乱的气息充斥于两人之间,青竹似要承受不住二人的重量,一直往后弯曲。

伸手,再次把对方紧拥入怀,指尖轻捏住对方的下颌,迫使对方启唇,以获取更多的淡香甘饴。

 

倏然,四周的氛围转变,黑雾笼罩着整片天空。

他有些不悦地放开手,又有些眷恋地凝看着眼前被自己吻得、有些喘息且带着一丝潋滟微醺的双眸。

洛冰河往人扬起了一抺笑意后,扬手挥落便消失得无踪。

 

 

下刻,沈清秋眼前尽是萤亮碎片散落,幻花宫瞬即显于眼前。

他终于回到了真实的世界,然而他却没有立即回过神来。

洛冰河的笑颜于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是他熟悉的、属于洛冰河的灿烂笑容。

 


评论(13)
热度(152)

© 螢火落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