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都請隨意,或是喚螢火都可以喔

這邊主要是清水,上車我我我努力看看...喜歡吃但不會寫(〃∀〃)
繁體字使用者,但文章都會先用估狗大神繁譯簡,希望能夠更容易入口
最後,感謝每一位的閱讀和小愛心哇(*´艸`*)

這邊胃口很大很雜食的,追蹤的小天使們要三思哇
。゚ヽ(゚´Д`)ノ゚。

目前主吃:
【渣反】冰哥/妹秋 冰哥九 柳沈 漠尚 七九 岳沈
【魔道】忘羨 宋曉 澄羨 薛洋 薛→曉(單箭頭)
    曦瑤 聶瑤

這邊只會放 冰妹秋 忘羨,其他CP 在子博堆放處喔。

【冰秋】秋去五年 (六)

❥ 冰秋

❥小段子

❥日月露华芝的师尊

❥把师尊接到冰妹的魔界大本营,同居的甜蜜生活start ←X

❥跟原剧情线接上轨道了,小修改小私设有

❥有点气力不继...这篇其实是同居生活的上篇#


❥ 繁体中字版,请按我 (plurk paste)

 


 

「抓到了。」

这次、就不会再松开手了。

 

 

有些耀目的光线映照着原本漆黑的地底,把眼前的建筑物染成一片金黄。

光线洒落在青竹屋舍上,使冷清幽暗的地宫也洋溢着淡淡的暖意。

沈清秋跟着人走在后面,直至推开门扇,瞥见那熟悉不过的陈设显于眼前,莫名的有些生气。

 

他打算把自己一直困在这里?

 

「这里的一椅一桌,全都跟清净峰半分不差。」

洛冰河语气平淡,然后踏步至典雅玄黑的桌案前,手执白瓷茶壶倾侧,淡香茶韵瞬即缭绕扑鼻。

那份独特的清溢馨香再和着些许怡宁的甘菊气味,是沈清秋所喜爱的茶。

 

「师尊要喝口茶吗?」

「不必了。」他实在是没有这份悠闲的心情,喝着混世魔王亲手泡的荼,再在魔界大本营里慢慢品茗。

洛冰河听罢,把手里的玉杯轻置回桌案上,然后慢慢地走至沈清秋的眼前,于一步之隔停下了脚步。

 

等等、等等!不过是一句话就生气了吗?

 

沈清秋的脸上仍是淡然高雅的神情,直视着眼前咫尺之距的男人。

略大的手心轻滑过自己的脸颊,微凉的温度游走在、因紧张而体温稍微上升的肌肤上,竟令他觉得有些舒服,慢慢地合上眼帘。

 

「师尊连一眼都不愿意给我吗?」

语落,听见对方冷笑一声,便把手撤下。

沈清秋张开双眸时,只见洛冰河仍是那副平淡、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脸颜。

他抿了抿唇,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就先被对方打断自己的话语。

 

很好,不用再吃天魔之血。

很好,言下之意是、外面都是他的人、你别想着要逃跑。

 

「我想尽量少见到你。不见是最好。」

不同往常始终语带笑意的沈清秋,此刻的语调冷淡漠然,似是真心话,也似是意气之话。

才刚说出口,他就瞥见洛冰河的神情微愣,恍神到不知哪里去。

 

筑起了相似度极高的竹舍,一椅一桌、甚或字画摆设都丝毫不差。

淡淡竹香满溢如置身于竹林里,茶叶渗菊是他所爱的香茗。

然而不管有多相似,为他准备得再多、

 

这、终归不是清净峰。

 

待洛冰河离开后,沈清秋像断了琴弦般,跌坐在柔软的草席上。

「好累……」还没从新世界的大门回过神,先从喜之郎逃出后又经穹顶峰一役,还要应对这个混世魔王,累死他了。

 

他现在被人圈养在这里,不就跟幻花宫的小宫主一样吗?

 

沈清秋眉头一紧,决定不再去想多余的事情,打算过着这混吃等死的日子好了。

渐渐地眼帘变得沉重起来,不知不觉便进入了睡梦中。

 

 

木门吱哑声响,夜间清凉的微风轻送入屋,青丝几缕缓落而下。

细碎步声靠近,温热的指腹轻滑过白皙的脸庞,再把垂落于额前的发丝轻绕一圈,缭拨在耳后。

沈清秋紧闭着的双眸微颤,而后继续着他的酣甜睡梦之中。

手指的主人停住了动作,细心观察着眼前人没意醒来后,微微一笑。

 

洛冰河凝视着以手托颔、坐在草席上酣睡的人。

伸出手,指尖轻落在纤长的羽扇上,由左至右轻抚过,再由右至左轻划过。

最后似是不满足般,把那人的脸颜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

 

「生气也好,讨厌也好,师尊能再次待在我身边,于愿足矣。」


 

软绵轻柔的羽毛触感抵于唇边,好像还带着一丝温热。

沈清秋蓦然张眸,虽然一片黑暗,但他仍能察知那熟悉的一景一物。

 

什么时候睡着了?

 

用力地眨了眨双眸,稍稍地回过神来。

刚才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见了那个可爱软软的小冰河,一直拉着自己的衣袖不放,眼泪圆滚滚地一直掉下来。

小冰河一直在说话,但他若溺于深水中,听不清小冰河在说什么。

想伸手摸着他的小脑袋,哄哄他说不要哭了,却如抓浮影般,摸不着也讲不出话来。

 

明明是伸手可及的距离,却怎样都抓不住。

 

梦醒了,他还是不知道小冰河想对他说什么。

想起了泪流不止的小冰河,努力地想跟自己说话,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到。

沈清秋有些头痛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倏然,从他肩膀上滑下了厚重的衣物。

他把那件落在他身旁的玄黑外衣拿在手心,不用多瞧已晓衣物的主人属谁。

 

他把他当成柔弱的姑娘家了呀?

 

沈清秋不自觉地慢慢收紧着指节,然后把那件针织着锦锈丝线的缁墨大衣,从新披在自己的身上,并再次伏在桌案上,昏睡过去。

 

也许是回想起梦里的小冰河哭泣的脸颜,不忍把外衣丢弃。

也许是因为外头吹落的几分清凉,令他不舍这份厚衣的温暖触感。

 

也、也许是因为……

 

 

这几天沈清秋一直在睡,精神好多了。

而且不用再见到混世魔王,心情也好得不得了。

要知道,一边努力维持着清高的样子,一边跟魔王说话,是很累人的。

怕不小心害他生气或是玻璃心碎个一地,又怕拉抵了爽度值。

他这个免钱劳资还真不好当啊!

 

沈清秋的心思都不在书本上,一不小心,就把其中一页撕开成半。

外面一直传来嘈吵杂音,也让他不能集中精神。

他轻卷起帘子,问着外头的魔族小厮这么吵是在干什么。

 

「种竹子?」

「嗯,君上说沈仙师喜爱竹子,一定要种在这里。可是这植物在魔界不好种,大家只好想办法了。」

 

听罢,沈清秋淡然不语,往小厮点头示意后,那小厮便跑回去继续种他的竹子去了。

沈清秋拉下了竹帘,便走至草席旁的矮桌前。

上面放着一件、被人整齐折迭好的玄色大衣,沈清秋伸手摸上那件上等外衣,视线却投放在室外的大片竹林上。

 

风过,吹落片片竹叶,青翠绿叶盘绕空中,若漫天轻扬飞舞。

飖扬清风划过,彷佛于竹林间谱乐回绕,奏着芜杂凌乱的曲章。

轻风乐韵打扰了原本幽雅清静的林间、

 

也扰乱了沈清秋、原本平静的心。

 


评论(8)
热度(132)

© 螢火落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