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都請隨意,或是喚螢火都可以喔

這邊主要是清水,上車我我我努力看看...喜歡吃但不會寫(〃∀〃)
繁體字使用者,但文章都會先用估狗大神繁譯簡,希望能夠更容易入口
最後,感謝每一位的閱讀和小愛心哇(*´艸`*)

這邊胃口很大很雜食的,追蹤的小天使們要三思哇
。゚ヽ(゚´Д`)ノ゚。

目前主吃:
【渣反】冰哥/妹秋 冰哥九 柳沈 漠尚 七九 岳沈
【魔道】忘羨 宋曉 澄羨 薛洋 薛→曉(單箭頭)
    曦瑤 聶瑤

這邊只會放 冰妹秋 忘羨,其他CP 在子博堆放處喔。

【冰秋】秋去五年 (七)

❥冰秋

❥小段子

❥日月露华芝的师尊

❥把师尊接到冰妹的魔界大本营,同居的甜蜜生活Part 2 ←X

❥所谓、要抓住爱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爱人的胃!←X

❥同居生活原定两篇完...却要迈进三篇了

 

❥繁体中字版,请按我 (plurk paste)

 

 

「君上,要不我端些上等腐肉给沈仙师吃吧。」

娇柔软腻声响起,肤白貌美胸部大的侍女毫不可惜地、把沈清秋吃剩的食物通通倒掉。

她一边用修长的手指顺着自己的墨黑长发,一边看着忙碌中的洛冰河。

 

「师尊不喜欢吃腐肉。」洛冰河没有停下手边活,只是随意地应答对方。

手执菜刀利落地把蔬菜切丝后,用勺子添些生油起热备用,半刻过后才把面条放进热镬中,再渗下些许调味料伴味。

覆上木锅盖后,洛冰河又跑去另一端,忙别的食材。

 

「可是沈仙师也不爱君上做的食物呀,每次只吃上两三口便停筷了。」

肤白貌美胸部大的侍女眨着圆圆杏眼,认真地说着会惹怒洛冰河的话语。

语落,只见洛冰河停下了手边的工作,原本还挂着微笑的脸颜,此刻已换上冷漠没温度的神情。

 

「属下先在外面等候,待君上做好后,我再端给沈仙师食用。」

彷若把空气中凝住了般,原本燥热明亮的火灶房瞬即变得幽暗寒冷,四周的纯黑魔气于洛冰河身边满溢而出。

再多待一会儿,怕是自己变成腐肉。

 

「不必、」顿了顿后,洛冰河撤走四方的魔气,续道「这次换我亲自端给师尊享用。」

 

 ❊

  

待肤白貌美胸部大的魔族mm侍女离开后,沈清秋便走至藏书阁里去。

推门而进,缓步走至木架前,细察着眼前一本本簇新的书藉,彷佛这堆书从没被人翻看过、或是等待着有一天,被人珍惜地翻阅开来。

 

指尖轻滑过藏青绀黑的书背,熟悉的书名一个个地印进眼帘。

随意地环绕扫视,发现只有寥寥稀有的历史典藏没被收录于此,其余书藉几乎跟清净峰的收藏相差无异。

不少属珍贵或千金难觅的书典也被收进,想必这书阁的主人花耗了不少的心机与时间收集。

 

会这么做,且如此熟悉清净峰书阁的藏书类,大概也只有那个人。

 

沈清秋轻叹着气,随意挑了一本书后便返回竹舍。

他走至草席间盘膝而坐,安静地看着手中的书本,却愈看愈心不在焉,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页。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至门外传来敲门声,才把思绪拉回来。

 

「请进。」

这几天以来,沈清秋发现他即使被人捉了回来,成了没自由的笼中鸟外,魔族的小厮侍女们都待他恭敬又客气。

就像现在这般,他们都会先敲个门,得到了自己的示意后才进来。

 

木门轻推而开,一道玄黑的身影落在眼前,沈清秋大概是没料到来人是洛冰河,神情不自觉地微怔了半刻,瞬即又回复至平淡雅然的神情。

 

居然是魔王大人亲驾!还端着热腾腾的饭进来啊!

不是说了尽量少见、不见最好吗?

好吧,他现在被人软禁又被夺去自由,自然是没什么发言权。

 

 

洛冰河没错过沈清秋那一闪即逝的神情,大概是没料到自己的到来,忍不住心生厌恶了吧。

他走至沉实漆黑的桌案前,把手中的托盘放下,再把一个个的碗盖打开,酥香的味道随即溢出满屋,教人垂涎三尺,不得不立即享用。

「听闻师尊这几天都沒什么胃口,所以我再烹煮了几款师尊喜欢的菜式。」

 

沈清秋偏头细看,果真全是自己所喜爱的菜肴,但他仍是不为所动,再次把视线投回手中的书藉上。

「方才用膳过了,拿走吧。」

 

洛冰河见人无意再与自己对视,虽是意料中事,却不禁半垂着眼帘,指节也不自觉地加重了几分力道,紧握着托盘的边沿。

「刚才的饭菜原封不动,莫不是不对师尊的口味吗?」语气仍是平常的低沉魅惑,却隐隐透着一丝不着人发现的嘶哑感。

 

寂静半刻,彷若连心跳声也变得清晰无比,一声声地回响在耳畔间,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对方温润轻道「拿走吧。」

 

闻言,洛冰河只是勾起一抺邪魅笑颜,然后走至门前,吩咐着外头待命的小厮。

「把里面的饭菜通通倒掉,我再去做一份给师尊享用。」

外面的小厮得命后,立即点头领命,然后走进屋里打算收拾那仍绕着香气的菜肴。

 

「你再做一次,我也不会吃的。」沈清秋抬眸,对上那双清澄带笑的黑瞳,想人放弃这白费心机的举动。

然而他的话语没有丝毫的影响力,只见对方笑得更深,好像连四周的空气也变得混浊起来,教人看不清眼前人的情绪。

 

「无碍,那我就再做一次,直至师尊愿意用膳为止。」

沈清秋没料到他会如此回答。

即是说他一直不吃,洛冰河就会一直倒掉他所不吃的饭菜,直至他愿意吃为止吗?

这算是在威胁吗?这么浪费食物,这是要他折福吗?

思忖半刻后,沈清秋抿了抿唇,情不愿地道「放下。」

 

洛冰河抬手,那小厮立即放下手中的饭菜,然后恭敬地退出去并把门再次关上。

沈清秋轻阖上手中的书本,打算走去那精刻细雕的木桌前,享用他美味的午膳时,甫站起、脚下不稳便要往前倾倒。

蓦然,眼前尽是玄黑一片,腰间被人紧扣入怀,温热的体温由对方的胸口处传递而来,高热得仿若要灼烧起来。

 

屈腿坐得太久,脚麻了。

 

沈清秋打算推开对方,却发现对方没有要放开自己的意思,放在腰间的手更是用力地把他环抱着,紧紧地把自己压往他的心口上。

怎样?是要迫他用灵力或是直接划一个暴击,好让他松开手?

正当沈清秋认真盘算着那种方法比较好时,只听见洛冰河低喃着他所听不清的话句,便松开了手。

 

沈清秋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心不在焉的握着双筷,他完全没胃口把眼前的精美菜式送进肚子里。

「不合师尊胃口的话,我可以再做一份。」

语落,沈清秋抬头,发现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已坐在自己的对面。

他无意应答,手腕轻落、夹上一块色泽鲜丽,点缀上几许酥香油麻的糖醋骨。

入口,肉质甘脆可口,味道酸甜适宜,且还散着淡淡甘草清香。

 

「合师尊口味吗?」

「还好。」超合他口味的好不好?

时隔多年,再吃对方的饭菜,不仅没退步半分,好像还更胜当年。

难道这几年间,他也一直做菜?

 

是做给自己吃,还是…为了他人而下厨?

 

思及此,沈清秋更咽不下去,然后慢慢放下双筷,把眼前的托盘推了推前。

「不吃了?」

「不吃了。」是肯定的语气。

沈清秋轻拈纯白手帕,抺过沾在唇边上的酱汁,示意完食;不经意地往上一瞥,见对坐之人双眉轻蹙,似带一丝不悦,又似带一丝苦涩。

 

「太多、吃不完。」语毕,连沈清秋也愣住。

其实此话不假,眼前的份量确难以一己之力吃完,但他原本就无意把真心话和盘托出。

许是察见对方的一丝愁绪,才使他不自觉地把话吐出。

「一半。」沈清秋指了指眼前的饭菜,又指了指洛冰河,示意人跟自己对分对食。

话已脱口说了一半,只好把另一半也说出来。

 

洛冰河定睛望向沈清秋,见人不愠不火地把托盘再推前几分,才确信自己没有听错。

他立即大步走至门前,命人立即备上一套碗筷,外头的小厮不敢怠慢半步,瞬即把君上所要的东西双手呈上。

把门关上后,洛冰河急不及待地再次走回饭桌前,打算与之对食对坐。

 

沈清秋垂颔,再次起动双筷,有一下没一下地吃着,过了半刻,他才发现对方完全没动过筷,只是他一人在吃。

他有些疑惑地抬眸,只见人漾着一抺灿烂的笑容,凝看着他的举手投足和自己的吃相……

沈清秋没料到他一直在看着他,更没想到在现实世界中,能再次看见洛冰河如往年般的和煦笑靥。

 

「你是吃还是不吃?」

「待师尊吃饱后,我再吃。」

洛冰河语带笑意般,唇角再上扬多几分,连同眉眼也笑弯。

 

沈清秋不清楚对方是在开玩笑,或是认真,他也没心机与人再较真,便径自一人把饭菜通通塞进肚子里去。

一会儿在生气,霸气炫酷的模样;一会儿在装可怜示弱,泫然欲泣般的。

魔王大人的心意,他猜不懂、也猜不透。

 

他刚刚说、待他吃饱后,他再吃?

是吃他的剩饭吗?

沈清秋眉头一紧,把精巧小菜通通加到自己的碗筷内,打算把眼前的饭菜全部吃掉。

 

洛冰河见人愈吃愈开,以为师尊喜欢自己的饭菜,想要一人独占。

宛若渗了甜的糖霜抺上了他的唇角,一直地往上弯,勾勒着一个醉人的笑容,凝眸眼前人。

 

若往后的每一天,师尊也同今天般,与自己对话几句,与之同坐对视,吃着他亲手做的饭菜、

这个许愿,会不会贪心了点?

 

 

 

 

见人才刚踏出一步,就要往前倒,他瞬即上前把人稳稳地接住。

手心与胸口传来温暖的体温,不再是昔日的冰冷寒温,使他更紧地拥人入怀,想要摄取更多、属于这人的温度。

指节不自觉地逐渐收紧,即使察觉对方的挣扎,也不愿松开半分,反而更用力地把对方禁锢在自己的臂弯里,怕人下刻会消失眼前。

 

倏然,察觉对方正运转灵力,他才不情愿地放开力道。

下颌轻抵在对方那柔顺的青丝,用着不易察觉的声线轻声道「若是梦,一直这样也好。」

语毕,松开了手并旋身,不愿人察见他的异常。

回首转身,已回复至往常的神情,然后示意人享用眼前的菜式。

 


评论(19)
热度(149)

© 螢火落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