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都請隨意,或是喚螢火都可以喔

這邊主要是清水,上車我我我努力看看...喜歡吃但不會寫(〃∀〃)
繁體字使用者,但文章都會先用估狗大神繁譯簡,希望能夠更容易入口
最後,感謝每一位的閱讀和小愛心哇(*´艸`*)

這邊胃口很大很雜食的,追蹤的小天使們要三思哇
。゚ヽ(゚´Д`)ノ゚。

目前主吃:
【渣反】冰哥/妹秋 冰哥九 柳沈 漠尚 七九 岳沈
【魔道】忘羨 宋曉 澄羨 薛洋 薛→曉(單箭頭)
    曦瑤 聶瑤

這邊只會放 冰妹秋 忘羨,其他CP 在子博堆放處喔。

【冰秋】秋去五年 (八)

❥冰秋

❥日月露华芝的师尊

❥把师尊接到冰妹的魔界大本营,同居的甜蜜生活Part 3 ←X

❥还是收不到尾...希望不会觉得拖戏(躺平

❥我也不知道同居生活几时完结(抺脸

❥不好意思偷懒了一星期,但不会弃坑的请放心<你#

 

❥繁体中字版,请按我 (plurk paste)

  

 

月轮银光穿透青竹窗棂,迷茫映照落、被夜幕染成墨黑一片的竹舍。
屋舍漆黑只得莹光点缀与微风轻送,幽静清雅伴随竹香缭绕,使人错以为置身于恬谧的幻境里。

依着微弱星火的指引,洛冰河放缓脚步慢慢靠近素雅床榻,伸手拨开纯白幔纱,把它挂在精雕纹案的小勾上。

他坐落在竹榻床沿,凝视着那漾着淡然笑靥的人,纤长羽睫点缀在紧闭着的双眸上,有规律的呼吸使那人的胸口处平稳起伏,任时光荏苒,洛冰河仍移不开目光。

 

倾听着清风轻奏与柔和沉稳的呼吸声,洛冰河不自觉地勾着一抺浅笑;微细光线连同窗棂间隔的倒影、洒落在那人的脸庞上。

洛冰河凝看着那被染上黑影的白晳脸颜,有些不悦地皱着双眉。

 

指腹轻点在沈清秋的睡颜上,再沿着影子的痕迹滑落至眼帘、鼻尖、彷佛想把这碍眼的黑影从对方脸颊上抺走.

怕打扰对方酣甜的美梦,他只是温柔地、重复着这样的举动,最后像是眷恋般停留在淡红的薄唇上。

沈清秋似乎被洛冰河打扰了他的睡梦,轻蹙着眉额却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师尊?」洛冰河轻声唤着眼前人,见人没有任何的回应,睡颜也慢慢回复至平淡的神情,才让洛冰河稍稍地松了口气。

他知道师尊不想看到他,若被他知道三更时分、还偷偷地跑进他的竹舍里去,怕又要惹人厌了。

 

娒指来回轻抚在沈清秋的唇瓣上,最后游落至耳畔旁。

洛冰河把另一只手放在对方的身旁,然后弯下腰身靠近。

墨黑长发也顺着自己的动作,垂落在对方的身上。

身下之人覆上他的身影,把外面的银月光芒全数遮蔽,柔和淡雅的睡颜此刻只落入于他的眼里,他满意地漾开笑颜。

 

「师尊…」洛冰河再次轻唤着那仿在酣睡中的人,柔声续道「我可以吻你吗?」

语落,沈清秋的脸上没有半丝的不悦,只有安稳的呼吸声与淡淡的笑意回应着他。

 

「不说话的话,当师尊答应了。」

倾身而下,攫住对方唇瓣间的温暖,却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只是像对待珍品般,沿着那优美的轮廓轻琢磨啃。

半刻过后才缓缓退开,凝眸着那被自己轻哨、而变得艳红的薄唇,勾唇浅笑,然后离开竹舍内室。

 

 

沈清秋彻夜未眠,到了天亮时分才把眼睛合上,睡了一个多时辰就醒来了。

到了这边后,天天吃好的住好的,要什么有什么,还要劳烦魔王大人亲自为他下厨,最近还开始打点起他的日常起居。

大概是他不习惯这种特别厚遇,总觉得心里泛着丝丝的浮燥感,才致他夜夜失眠。

 

哦、很好,魔王大人又来关心他的被囚生活了。

 

待门扇打开后,沈清秋如往常般挂着淡然的神情,视线停留在对方身上半刻后,便瞬即移开,重新投放在手中的书本上。

 

「师尊,我带了新的替换衣物。」

洛冰河双手轻捧着折迭整齐的纯白衣履,慢慢地走向沈清秋的眼前,然后于一步之距停下脚步。

沈清秋没有理会他,只是专心地看着手中的书本,翻着一页又一页,见人仍无意离开,只好柔声说道「放下吧。」

 

语落,对方仍不为所动,依旧立于他的眼前。

沈清秋缓缓地抬起头,只见对方的黑瞳坚定地直视着自己,原本落到唇边的话语,此刻却倾不出任何声音。

 

「可以麻烦师尊站起来吗?」

沉稳的声线划过冷凝空气,才使沈清秋渐渐回过神来。

他把手边的书本阖上,然后放到一旁的桌案;执起略长的衣摆,动作优雅地站在对方身前。

 

「何事。」好了,他已经依他所言站起来了,快点把衣服放下后离开吧。

 

见人立于自己的身前,洛冰河扬起了笑意,然后用力挥开那捧在手里的素白衣袍。

纯白衣领缀柔软棉絮,绢面夹衣点上银丝淡花,高雅清怡若月牙映照微光。

 

洛冰河细心地为人轻披此上等外衣,左看细瞧了对方一圈后,满意地漾起灿烂笑颜。

「长度跟花式,与师尊相衬。」

 

沈清秋不懂对方所为何意,伸手想把这华美外衣扯落时,却被人阻止。

「这里入夜,会变得寒冷如冬,这件衣服是为师尊量身而制的。」

洛冰河握住沈清秋的手,不让人把这衣袍褪下,手心不自觉地加重几分力度,把人拉近自己的身前。

 

「师尊不愿意用我的外衣,我才命人做一件的。」说罢,洛冰河指尖点落在草席旁的矮桌,上面放着一件被人堆叠好的玄黑厚衣。

 

那是洛冰河为他留下的御寒夹衣

 

闻言,沈清秋只是平淡地顺着人的指示方向望去。

半垂着眼帘,启唇欲言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不知道,那件衣袍是洛冰河故意留给他、作御寒所用。

他也从不觉得入夜如冬寒。

 

因为洛冰河早就备好了火炭、暖手炉为他所用。

 

「放手。」

轻柔细语倾落,温润尔雅的声线却令洛冰河难受地蹙紧着眉额。

半刻过后,才松开握住人的手,并往后退开一步,然而视线仍旧落在对方的身上,没有要移开的意思。

 

沈清秋重获自由后,重新坐落在刚在的位置上,并把案上的书本翻阅开来,继续细看未完的部份。

 

「没其他事的话,可以离开了。」

温柔嗓音再次回响,然而沈清秋的目光只停留在手中的书藉,没有分出半点于洛冰河的身上。

洛冰河闻言,步履稍有迟缓地慢慢步往至大门边前,见人仍无意理会自己,才把门关上。

 

「午时我会为师尊送上饭菜。」意思是、稍后,他会再来拜访。

 

待洛冰河离开后,沈清秋才缓了口气。

低头凝看着手中的书本,才发现自己倒转拿了,叹了口气后把它合上,然后随意地丢在旁边。

 

伸手,拉了拉身上的针丝厚衣,绵柔絮羽轻拂过自己的脸颊,柔软温热的质感使他有些眷恋。

纵然这温度于白天有些过热,握住衣领的手却慢慢收紧,不愿意放开半点。

 

心臓位置传来强烈的鼓动,彷若把零星灯火渗进心房。

 

到底是什么,令四周的温度变得炽热如夏。

 

 

 

除除凉风拂过,吹落幔帐白纱、于寂静幽暗间曼舞轻扬。

沈清秋缓缓地张开双眸,清澄明澈的双瞳没有半点惺忪,他坐了起来半倚着床边,有些恍神地注视着那飘扬缓落的纱帐。

 

说个毛线呀、居然玩夜袭?

 

其实由洛冰河打开门扇那刻,他已经醒过来。

刚开始他还有所提防,以为是魔王大人的手下深夜拜访,毕竟于他、是个格格不入的异族。不过见人没半点杀意,他倒是饶富兴味的待着对方、到底是卖什么药。

可是当对方坐在床榻时,他就后悔没第一时间醒来叫人离开。

 

会做这般无聊的事情,除了魔王本人还有谁。

 

沈清秋愈想愈气,眉头紧蹙着。

抬手,指尖划过被人咬得微红的唇瓣,视线落远方、凝眸那被银芒映照得耀目的幽静竹林。

风落、枝哑竹叶交织轻扣,清脆曲章回绕林间,彷若奏起一阙淡然安宁的摇篮曲。

然而这柔曼乐曲,没有渗进沈清秋那泛着涟漪的心。

 

半启着唇瓣,轻吐着的柔声细语瞬即没入于风飐声中。

 

「可以…」

 


评论(18)
热度(128)

© 螢火落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