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都請隨意,或是喚螢火都可以喔

這邊主要是清水,上車我我我努力看看...喜歡吃但不會寫(〃∀〃)
繁體字使用者,但文章都會先用估狗大神繁譯簡,希望能夠更容易入口
最後,感謝每一位的閱讀和小愛心哇(*´艸`*)

這邊胃口很大很雜食的,追蹤的小天使們要三思哇
。゚ヽ(゚´Д`)ノ゚。

目前主吃:
【渣反】冰哥/妹秋 冰哥九 柳沈 漠尚 七九 岳沈
【魔道】忘羨 宋曉 澄羨 薛洋 薛→曉(單箭頭)
    曦瑤 聶瑤

這邊只會放 冰妹秋 忘羨,其他CP 在子博堆放處喔。

【冰秋】秋去五年 (九)

❥冰秋

❥小段子

❥日月露华芝的师尊

❥把师尊接到冰妹的魔界大本营,同居的甜蜜生活Part 4 ←X

❥师尊好像常常都在睡觉呢.....

 

❥繁体中字版,请按我 (plurk paste)

 

 

绕过淡雅梨木屏风,偌大的寝居映在眼前。

只得星光点点微弱映照,洛冰河仍能提着稍快的步履,走近至那青竹床榻。

 

于他、这是熟悉不已的地方,不需要灯火的指引,便能稳步至那人的身旁。

 

洛冰河把覆在对方睡颜上的几缕青丝,一圈一圈地轻绕指腹,然后抵在自己的唇瓣上,柔声细语地说「为何师尊、总是对我不理不睬……」

 

垂颔,把吻轻印在对方的眼角上。

见人仍睡得安稳,没有被自己的举动打扰,不禁勾唇浅笑,放开缠在指尖上的发丝后,便退开竹舍内室。

 

 

沈清秋缓缓地张开双瞳,抬手,轻按在被人染上温热触感的眼帘。

指尖逐点逐点地传来炽热的温度,彷佛漫延至掌心里,再回落至他的脸颊上。

轻叹着气,把双眸紧紧地合上。

 

这样的戏码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结。

白天炫酷霸气,晚上深情温柔,好好的一个种马男主角现在变成怎样了。

 

「回应他的话……」

 

是不是就会把这一切划上休止符。

 

 

温软床榻,竹香萦绕,景物依旧,却寝不安稳。

 

自沈清秋被人带到这边后,没有一晚能够安然入睡,每每待至天亮时分才稍作歇息。

虽说能不做梦,也是好的;若半夜时分没人打扰他,那是更好。

简单梳洗过后,便换上一身素色青衣。

 

这是洛冰河为他准备的换洗衣物。

 

尺寸裁衣合身,连针绣细工也与他往常所穿的无异。

把衣领腰带整理好后,抬首,不经意地瞄到不远处的画花屏风。

 

这几天以来,他都刻意不往那边走去。

屏风后的偏室,正是当年小冰河所住之处。

「还是看一眼吧。」提步走去,绕过华实墨染屏风,映在眼前的是一间素雅简陋的小居室。

 

走近至青竹椅桌前,上面堆放了好几本书籍。

翻开,发现全都是自己从藏书阁里所挑选、为自己解闷的书卷文集。

但每次看完后,他都有把那些选本还回去啊。

 

沈清秋带着不解的神情,踱步至床边,上面放着折迭整齐的纯白棉被、与一套玄黑薄衣。

应该是被放置的偏室,却有着居住的痕迹。

旋步,走回至案前,伸手轻抺过厚实的桌面,彷若被人细心打理过般,指尖没有沾染上半点的灰尘。

 

「不会吧……」

 

看了看自己一尘不染的指节,又看了看桌上的茶设,思忖一会后,把手心放在淡雅素色的紫砂壶上,微暖的温度随即传递而至。

把手收回来,脸上带着一丝微愠退开了偏室。

 

 

「沈仙师,您要去哪呢?」身后的小魔尽心尽责地,亦步亦趋地跟在自己的身后。

「你们的君上说过,地宫内都随我走动,不是吗。」沈清秋手执纸扇、轻摇风雅,然后踏着悠闲步履,于这地宫里漫步而走。

「是没错……可是君上也说过,沈仙师离开竹舍的话,要立即报告呀。」小魔泛着圆滚双瞳,真诚地对沈清秋如实告之。

 

随意走动可,但事先还是要得人准许。

 

「不过是想散步,难不成怕我走丢?」沈清秋扬起抺温柔笑容,语带轻笑地跟小魔说道。

「对啊!所以我才跟着沈仙师您走呀。」

对于小魔的诚实忠心,沈清秋把纸扇轻抵在唇边,怕自己溢出的笑意会被身后之人看见。

 

走过华实却昏暗黑沈的走廊地宫,倏然发现前方出现一道金色夺目的浮雕大门。

「这是什么地方?」这种用银两堆砌而成的金光,闪耀得令人张不开双目。

「这里是内殿,除了君上任何人也不得进出。」

「我也不得进出?」沈清秋问着身后的小魔,只见人的眉紧紧地纠结在一起,似乎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罢了,我也无意进内。」

 

语落,他再次划开脚步,慢慢地沿着延绵不尽的地宫里走去。

 

 

「我说过有关师尊的事情,事无大小都要向我禀告。」

 

低沉的声线划过寂静的厅堂,不带一丝感情的话语使在场的小魔们低首而立,连呼吸也不敢喘一下。

洛冰河逐一询问搜索结果,全都支吾以对或示意无果。

听罢,他带着愠怒的神情挥落玄黑衣摆,伫立于四方的灯火石笼瞬即被划开成半。

小魔们知道他们的君上生气了,吓得立即跪在地上,静待下一步的指示。

 

竹舍、庭园、大殿或是偏殿皆无果。

 

洛冰河再一次忆想各人的回话,他发现有一个地方没被人提及过。

 

「内殿没人去过?」

「内殿是只有君上才能去的地方,而且沈仙师也无意入内呀。」回话的是其中一个小魔。

洛冰河顺着人的声线回望对方,并示意人把头抬起来,他把褪成殷红的双瞳半瞇着,然后缓缓地启口问道「你怎么知道师尊、无意入内?」

 

「是沈仙师亲口跟我说的呀!」

 

 

指尖沿着精刻纹案细画着一圈一圈,稍用力便把门扇推开,然后踏进彷若禁地般的内殿里。

跟沈清秋的预想有一点落差,里面的装潢并不如那辉煌的大门,只有平淡素雅的摆设与家具。

 

环视四周皆是上等檀木所制的家具,空气中弥漫淡淡清香,使人慢慢放松心神。

沈清秋走至殿内的中央位置,这里被人安放着一张、雕刻着缕空繁花的黛色木椅。

低眸细察,靠背与坐位都放上锦锈玄黑的软垫,手把镶嵌着萤透圆润的翡翠玉石,似为坐椅的主人添上一份高贵气息。

 

他把眼前的华丽王座打量过后,便毫不客气的坐了上去。

 

手背轻支着自己的脸颊,眼皮渐渐的变得有点沉重。

不同于竹舍里的草席或竹椅,软绵的触感使他舒适的阖上双眸,半刻过后便安然入睡。

 

洛冰河用力地把炫金大门打开,踏着有些急燥的步伐走进内殿。

抬首,只见专属于他的椅座早已被人霸占。

他缓了口气,调整着有些焦急的步履,一步一步地走至殿中心,然后单膝跪在那人的身前,抬眸,凝看着对方的睡颜沉默不语。

 

似乎是看够了,洛冰河启着唇瓣轻声唤「师尊?」

 

语落,沈清秋慢慢地张开眼帘,与眼前人对视、不发一语。

他不意外这么快就被人抓到了,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

然而,他从对方的眼里,看不出一丝愠怒的神情。

 

「我以为师尊又要离开我了。」

洛冰河轻蹙着眉额,没有预期中的愠色,也没有炫酷霸气的态度,只有一抺不易看出的忧伤神色。

 

「若要离开,当初就不会跟你走。」沈清秋的声线依旧温柔轻淡,然而此刻却染上一层干涩沙哑,着迷人心神。

洛冰河见人说无意离开,唇角轻扬了半分,然听人下一句的话语后,脸上的笑意瞬即凝住。

 

「但你也不可能把我困在这里、一辈子。」

 

洛冰河抿了抿唇,清澄黑瞳划过红焔,凝眸着眼前人,对方只是淡然回看自己,没有任何的感情溢出。

他垂下双眸,伸手轻握住对方的手心,没有倾出一语。

见对方没有甩开他的手,他又放缓了脸上的神情。

 

 

 

魔王大人像是被自己的说话刺伤般,把头重重地低下去,握着自己的手好像在微微颤动。

沈清秋伸出手,想轻放在对方的头上时,对方突然抬起头来,原本的透澈黑瞳此刻已褪成艳红。

 

「我可以。不这样做的话,师尊又会逃到我看不见的地方。」

他要把师尊放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然后牢牢地把对方困在自己的手心里,这样他才能够安心。

 

他承受不起,师尊的二度离开。

 

 

 

沈清秋微瞪着双瞳,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响应。

对方的红瞳坚定地凝看着自己,无意把目光收回去或是移开个半分,看得沈清秋好不自在,干脆自己把双眸合上,不想再多看对方、那认真盯着自己看的神情。

 

洛冰河见人欲闭上双目作息,他站了起来然后弯下腰身,伸出双手温柔地把对方抱在手里。

倏然失去的重力吓得沈清秋立即张开双眸。

他好想挣扎或是划几个暴击来,逼对方放开他,但怎么想就怎么个矫情,最后只得作罢。

他努力地保持着最后的风雅,以免脱口而出的是脏话。

启唇、想叫对方把自己放下来,对方却先一步开口说话。

 

「师尊几天以来都未曾安睡,我送师尊回竹舍休息吧。」

沈清秋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他不懂对方为什么知道他一直未能入眠,原本要说的脏话先吞下肚子里去,他带着不解的语气问道「何以见得。」

 

「因为我找不到,属于师尊的梦境世界。」

 

沉清秋觉得脑袋里,突然有断弦的声音,他不太想去了解对方的话中意思,更不想问得更深入,他只是再次缓缓地合上双眼,希望自己赶快睡死过去。

 

洛冰河从一开始就知道、師尊是醒著的,没真正入睡过。

 

 

洛冰河从床上慢慢坐了起来,他望了望不远处被银光映照的屏风,看得有些出神。

 

找不到、今夜还是找不到师尊的梦境世界。

 

他走下床榻,踏着轻步绕过屏风之后,踏进属于那人的竹舍内室。

柔软青丝轻落在竹榻上,床上的人漾着温柔睡颜,似倾落于酣甜的睡梦里去。

他把手轻滑过对方白皙的脸庞,见人瞬即轻蹙着双眉,然而他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因为师尊没有对他说,要他把手收回去。

 

倾身,把唇紧贴在对方的下颌,感受着对方呼出的温热吐息。

把唇轻启,然后啃着对方的唇角,一瞬问,他彷若听见微弱的轻吐声。

他漾起一抺浅淡笑意,再慢慢地吻轻印在对方的鼻尖与轻纠在一起的眉额上,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因为师尊没有推开他,要他停手。

 

「师尊总是对我不理不睬……」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师尊并没有那么的讨厌他。

 

 

 

 

 

 

 

 

 

 

 

❥小私设 - 真正入眠,才找得到梦境世界,找不到即是没有入睡

❥小私设 - 冰妹一个心急,忘记用天魔血的定位系統

 


评论(11)
热度(126)

© 螢火落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