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都請隨意,或是喚螢火都可以喔

這邊主要是清水,上車我我我努力看看...喜歡吃但不會寫(〃∀〃)
繁體字使用者,但文章都會先用估狗大神繁譯簡,希望能夠更容易入口
最後,感謝每一位的閱讀和小愛心哇(*´艸`*)

這邊只會放 冰妹秋 忘羨 花怜,其他CP 在子博堆放處喔。

【花怜】为与尔相逄 (二)


太子殿下的奇妙记忆漂流

脑子只有十七岁的殿下

太子悦神前,还没飞升,还没遇上过小小花

既然有缘听曲,当然是春...什么山恨吧!

小私设有

仍是小试的段子

节奏缓慢,手速更慢....

 

  

 

  

温润低沉的嗓音再次回响于耳边,让谢怜不自觉地,把视线投放在男人的身上。

欲启唇响应,却察觉对方的话语中有着一丝怪异。

他以为男子会应答他,是他好友之类;他没想过会从对方口中说出、那是他的心上人。

 

若真为他的心上人,怎会把他错认?

 

不过那是他的事情,谢怜无意深究其个中因由,反正就与他无关。

但也因为这一丝的怪异感,他跟人点头示意后,便意欲离去打算从此两不相见。

才刚旋身踏上一步,手腕便再次被人紧抓住,不让他离开。

 

「刚才是我失态了,还望道长原谅。能否请道长喝杯酒水,以示赔罪?」

 

谢怜有些不懂了。

方才明明是这个男人救了他,不过是不小心错认他为他的心上人,何来赔罪之说?

不过重点是、他完全挣脱不了握紧在他手腕上的手。

 

「在下戒酒,怕未能与阁下喝这一杯,不如阁下先把手放开?」

谢怜几番挣脱,脸上神情也多次与人暗示,对方仍是把他的手抓得死死,不得已只好直白地请对方把手松开。

没想到男人把自己的后半句话置若罔闻,自顾自地接续说下去。

 

「那不如品茗尝佳肴?若道长不应邀的话,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语句中充满着男子的歉意,然而谢怜抬眸瞥见,那淡红唇瓣勾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似带着半分的笑意。

他想再次拒绝对方的美意,但他挣脱不开那笼固的掌心,不得已只好点头答应,打算吃完就立马走人。

 

因为他有重要的事情还未办妥,那名为花城的人到底在哪。

 

 

 

 

「敢问阁下,为何仍不把手松开呢。」

 

谢怜不敢相信,自己仍被这男子紧握住手腕,于此络绎不绝的大街上被人拖着走。

先不说是否于礼不合,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握着手,于人来往去的街道上行走,不太好吧?

他试过挣脱,也试过明言示意,然男人却无意理会,依旧执起他的手就往前走。

也不可能直接甩手扬言道说,毕竟对方也只是一番美意。

 

谢怜思忖半刻后,轻叹着气,有些认命地任人握住他的手走。

抬起清澄双瞳,把视线停在男人的墨黑长发与醉红衣领上。

顺着人的缓慢步履,迎过几许清风,柔顺青丝随风缓起又缓落,点缀上那令人目眩的艳红,相互映衬下教人移不开目光。

 

他发现男人的肩膀很宽厚,若能与之靠近,想必会令人感到安心温暖。

 

下刻谢怜有些恍住了,他刚刚到底在想什么?

还没回过神来,男子便把鞋履停下。

那人的明亮星眸再次凝视着自己,半响才见人把唇轻启而道「我怕,我会迷路与你再次错开。」

 

所以...他是怕迷路,才抓住他走?

 

这相反了吧,他才是最不认得路的那个。

他连这里是哪,是什么城镇都不清楚;半个熟悉的人都没,又身无分文,而且自己还......

想罢,谢怜轻摇着头,要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当务之急是吃完、找人。

 

 

 

 

喧闹声过后,又听如花美人启着薄唇,溢出悠然悦耳的歌声。

甜腻软糯的声线萦绕于梁间,软绵轻歌流转缠绵情|色,道出师徒二人间的缱绻爱意。

春山帐幔半掩曚昽,交缠身影呢喃着漫天爱意;薄衣褪落交错青衣黑影,醉人气息映照氤氲双瞳。

 

听了半天,谢怜才发现这是一首旖|旎小调。

这等绵缠曲调,这等浓情歌词,着他感到有些不适。

 

零碎画面交错,慢慢浮现于眼前。

男人沙哑的低语呢喃,回响于耳畔;墨黑青丝顺着那人的厚实的肩膀,缓落轻至在他的腰腹上。

交缠的十指覆上安心的暖意,温柔又带上半分的魅意笑靥,伴随着轻声啜泣与求饶喘|息。

 

「道长?」

 

低沉嗓音划过空中,如梦初醒。

 

抬眸,见那澄黑明眸已近在咫尺,额上似感到一丝微涼。

谢怜用力地眨着双瞳,发现对方不知从何时起,把额头紧贴在自己的额上。

才刚听人唱一情|色歌调,恼海又闪过几许绵缠画面,如今回神又见人如此靠近,来不及思虑便一把推开对方。

 

「我见道长脸颊泛红,只为确认是否染上风寒,绝无他意。」

 

没想到对方如此直白明言。

他立马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确是发热得不行。

 

「不...只是、觉得这里有点闷热罢了。」

他不擅长说谎言,也知道这话语显然是有些奇怪,但他顾不上太多,总不好说因为刚才的曲调,让他心跳不已,脸红发热吧?

幸好男人听见他的说辞后,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微微一笑便倾落几杯酒水。

 

谢怜还是不敢与人对视或对话,不经意地瞥见那缀在墨黑发丝上的红珊瑚珠。

色泽明亮透澈,圆润清澄,似是上等的珍贵玉石。

 

「道长喜欢这个?」

 

男人说罢,指腹轻捻揉抺上那珊瑚红珠,然后扬上与刚才不同的温柔笑颜,轻言细语地道「这是我与心上人的定情物。」

 


评论
热度(7)

© 螢火落燁 | Powered by LOFTER